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秘闻 >

96岁远征军方玉富:20多个同乡从军 就剩我一人

[军事秘闻]发表时间:2016-11-04阅读:

  “英军撤退未告知我们,致使我们一到缅甸就遭到日军伏击。师长马维冀带领我们突围。我是机枪手,两个弹药手给我上弹夹,我用机枪回击日军,掩护连队突围。弹药打光了,日军的炮火向我方猛攻。眼看一颗炮弹打过来,我抱着机枪就地一滚,滚到附近的沟里,炮弹在我架机枪的位置炸开了,我捡回一条命来。”

  2006 年的一天晚上,成都市区一栋居民楼内。方秀云在厨房忙碌,88岁的父亲方玉富在客厅看电视剧。厨房里洗碗声乒乒乓乓,电视里枪炮声轰轰隆隆。电视里演的是抗战题材,方玉富最喜欢看。

  方秀云洗完碗出厨房,看见父亲老泪纵横。“我以为是电视剧情节太感人,老头子看感动了。”但方秀云又感觉不对劲,父亲向来严肃,几乎从没看到他哭过。而且,抗战剧那么多,今天这个抗日远征军的电视剧,是哪里打动了老人?方玉富喃喃地说:“这些仗我都亲历过,我也和鬼子干过仗,好多弟兄都死在那里。”父亲从来没给家人说过这些经历,方秀云将信将疑。

  但当方玉富把部队番号、所在序列、战斗过的地方,告诉一位慕名而来的抗战研究者后,均一一与史实应证。“父亲确实参加过抗战,打过日本人,而且还瞒着子女,这一瞒就是60多年。”方玉富经历过怎样的血与火经历?他为什么一直不说参战的事情?老家招兵与20多人从军报国

  方玉富的故事始于1938年,那时的老方还是小方,那年他20岁。先让我们看看这一年里中国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\

  这一年春天,中华大地烽烟四起:2月3日,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徐州展开声势浩大的徐州会战;2月5日,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结束;4月6日,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全歼日军,台儿庄会战告捷。

  大山之外的世界,对年轻的方玉富来说,是那么遥远。当时的他,还在简阳方家口务农,这些战斗都是从他人嘴里得知的。

  一个人的到来,让抗战和方玉富联系了起来。那年清明节,方家口回来了一个叫方超的大官(方超,简阳人,黄埔军校四期毕业,曾任国民党第79军中将军长并兼任宜宾、内江、泸州、自流井4个专区的警备司令)。方超回老家不摆架子,不叙旧,不祭祖,而是马不停蹄地动员年轻人:速速从军、报国!

  “当时方军长四处动员我们年轻人,要保家卫国,为家乡争光。”方玉富不知道战争真正意味着什么,但男儿呆在家里,不可能成就一番事业。动员之下,方玉富报名从军了。

  在方超的动员下,方家口有20多名青年报名参军,其中包括方玉富。走到重庆编入新29师当班长

  与父母家人道别后,方玉富和20多个同乡踏上了报国路。前方等着他们的是什么?方玉富等人不是很清楚。但他们明白,上了战场后,很多人可能再也回不到方家口了。

  他们从简阳走路到了石桥。在那里,方超给了他们几十元钱,让他们去重庆。然后方玉富等人又从重庆坐轮船到了长寿。

  在长寿,文化程度高的人,被分配到士官队学习;文化程度低的,分配到湖北总队二大队当兵。1939年4月,方玉富的部队改编为陆军新编29师,他被分在87团(当时叫补充团)2营4连当班长。

  对当时军队的长官,方玉富至今能一一报出名字来:师长马维冀,团长谢世真,营长陈克强,连长李云峰,排长温国良。

  与其他川军装备简陋不同,方玉富所在的部队装备精良。仅是他所在的连队,就有3挺机枪。方玉富是机枪手,配有一挺崭新的捷克式机枪。

  1年里,天天都是训练,天天听到的都是前线的战斗消息。方玉富天天也在想:什么时候能够上前线?进入缅甸保卫抗战“生命线”

  很快,到了方玉富所在部队报效国家的时候。

  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参加的这次出征,将是中国军队几百年来首次出国作战。

  这里,有必要讲一下第一次滇缅战役的背景。抗战打到此时,由于中国工业基础薄弱,急需大量物资和外援,国民政府于1938年初修筑滇缅公路。来自滇西28个县的20万民众,在抗日救国信念的鼓舞下,自带口粮和工具,风餐露宿,劈石凿岩,历时10个月,在高山峡谷激流险滩上,沿滇西、缅北990公里的山野,用双手和血汗修筑了滇缅公路。其间,因爆破、坠崖、坠江、土石重压、恶性痢疾而死去的民众不计其数。

  1938年底,滇缅公路通车,这条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“输血管”,也成为日军的“眼中钉”。抗战开始后,日本图谋以武力强迫中断“第三国”的援华活动。1939年冬,日军占领南宁,切断中国通往越南海防的国际交通线。1940年春,日本对滇越铁路狂轰滥炸;6月,迫使法国接受停止中越运货的要求。9月,日本侵入越南,与泰国签订友好条约,滇越线全面中断。滇缅公路,成了唯一一条援华通道。

网站文章转自互联网,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。       2016 Copyrights reserved 360奇闻网 | 版权所有  | 粤ICP备13076830号-6  |